语文360

当前:首页 > 名人故事 > 精品故事

石崇炫富连最淫佚的司马炎也未能及吗?石崇为什么无节制的斗富?

作者:石崇

 

    要谈石崇的炫富,先从晋朝的开国君主晋武帝司马炎开始。早在泰始九年和泰始十年,司马炎便两度下诏大选嫔妃。据说,他选美前,天下人一律不准婚嫁,也不得藏匿,否则就是犯罪。好的君主是“野无遗贤”,他的追求是“野无遗美”,后宫美女很快增加到近万人。

下载.jpg

  美女太多,皇帝却只有一个;司马炎根本临幸不过来,挑拣也麻烦。他想了个办法,坐在一驾羊车在宫里晃悠,羊停哪他就临幸哪里,省了拣择之麻烦。时间久了,美女们也学聪明了,争着在自己的宫门前插竹叶,洒盐汁,以吸引那只重要的羊。

 

  其实,石崇本人颇有传奇色彩。其父石苞是司马家族篡魏的得力功臣,官至司徒。石苞有六个儿子,石崇最小,石司徒临终时,把家财均分给五个儿子,唯独不分财给石崇,石苞妻问他这样做的原因,石苞说:“此儿虽小,后自能得。”知子莫若父,石崇后来果然成为闻名千古的巨富。石崇被外放为荆州刺史、南蛮校尉的时候,常带官兵外出打猎一样“劫使客商,致富不赀”,顿成天下豪富之人。后来,他终于被召入京师做卫尉(京师卫戍司令)。

 

  关于石崇与外戚王恺斗富的故事非常多。当事人一定是洋洋自得远的,不过今天看来,我以为应是天下笑柄。比如说,王恺家里面刷锅一直都用糖水,石崇就让家里人用蜡烛当柴烧;王恺让仆人买了很多紫丝编成屏风,在他家路两旁摆了四十里远;石崇就让家丁用贵重得多的锦缎做成屏风,在他家路两旁摆了五十里远。王恺让人买了香料来刷墙,房屋里香气袭人,几十里外都能闻到;石崇就买了海外进口的赤石脂来刷房子,到了晚上房子发出灿烂的光华,照亮了半个洛阳城。更不必说石崇毫不客气地敲掉王恺的珊瑚了:那件事,石崇的确干得汉文帝当年节俭成性,宫里居然找不出相同颜色的四匹马来拉车;而今不过是富商的石崇,倒能找出几十位长相一样的美女,可见奢靡到何种地步。

  

 

  翾风另一个任务就是将玉石调配给工人,制作给众姬妾们佩戴的珠宝。等石崇想要招呼她们的时候,不喊姓名,一律让翾风根据她们的玉佩声音和金钗的颜色,让玉佩声较轻的排在前面,金钗颜色鲜艳的排在后面,依次走上前来。石崇还让这几十人嘴里都含上奇异的香料,使她们在走路时说着笑着行进,吐出的香气随风飘扬。他又将沉水香筛成粉末撒在象牙床上,让姬妾们逐个通过。如果经过时没留下痕迹,石崇就赐给她珍珠百琲;如果留下了痕迹,则会勒令其减少饮食,以减轻体重。由此,侍女们中间流传着一句戏言:“你非细骨轻躯,哪得百琲真珠?”

  和美人的肉痰盂相类似,石崇也发明出女人新的使用方法。他家的厕所,不仅金碧辉煌,提供各种名贵的香水香膏让客人洗漱,还有六名盛装美女侍候客人方便;而且如厕者方便之后,都要被丽人们温柔地将衣服里外三新换个遍,惟恐污秽之气带入厅堂。

 

  石崇从来不把女人当人,都是当作个玩意儿玩一玩罢了。翾风虽极受宠,年过三十就被打入奴仆房中。可是,貌似他的姬妾们都对他颇为忠诚。像天下艳绝的绿珠,因为连累了石崇,坠楼而死。其死之飘逸、之美艳、之刚烈,后世甚至生发出无数对“绿珠坠楼”的绮想。

  当然,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思路去理解。那就是,钱真是一个万能的好东西。

  石崇二十来岁就做了修武令,为人做事都很干练。后来因为征讨吴国有功,被封为安阳县侯,不久又迁为侍中,出为南中郎将、荆州刺史。石崇颖悟而有才气,率意而为,但对自己的行为不加检点。他在荆州任上时,私自与手下劫掠远来的商客,以至于积累了如山似海的财富。为了炫耀自己的豪富,石崇特地派人到全国各地采集珍贵的异花奇草,在住宅的边上造起了一个豪华园林,凡远行的人都在此饯饮送别,因此号为"金谷园"。园随地势高低筑台凿池,园内清溪萦回,水声潺潺。石崇命人根据山形水势,筑园建馆,挖湖开塘,周围几十里内,楼榭亭阁,高下错落,金谷水萦绕穿流其间,鸟鸣幽村,鱼跃荷塘。郦道元在《 水经注 》中就曾提到石崇的金谷园"清泉茂树,众果竹柏,药草蔽翳"。园内筑百丈高的崇绮楼,可"极目南天",以慰绿珠的思乡之愁,里面装饰以珍珠、玛瑙、琥珀、犀角、象牙,可谓穷奢极丽。石崇和左思、潘岳等二十四人曾结成诗社,号称"金谷二十四友"。 这帮人员经常聚此饮酒作诗,享受人间美景,品尝天下美味。

  石崇的厕所也修建得十分豪华,厕所内准备了各种的香水、香膏给客人洗手、抹脸。门口有十多个女仆恭立侍候,一律穿着锦绣,打扮得艳丽夺目,列队侍候客人上厕所。客人上完了厕所,这些婢女要求客人把身上原来穿的衣服脱下,侍候他们换上了新衣才让他们出去,换下的衣服以后就不再穿了。石崇的一个朋友,叫刘实,有一次去拜访石崇,突然感觉肚子痛,连忙去上厕所,一进厕所,见里面有一只大床,挂着漂亮的纱帐,铺着华丽的垫子。两个侍女各立一旁,手里拿着香囊。刘实连忙退出来,连说:"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小心进了你的卧室。"石崇听后,哈哈大笑说:"你进去的正是厕所啊!"刘实听后目瞪口呆!

  石崇从后庭姬妾中挑选了十几个人,妆饰打扮完全一样,不仔细看,甚至分辨不出来。石崇刻玉龙佩,又制作金凤凰钗,昼夜寻欢作乐,称为"恒舞"。每次对姬妾有所召幸,不呼姓名,只听佩声看钗色。佩声轻的居前,钗色艳的在后。石崇又撒沉香屑于象牙床,让所宠爱的姬妾踏在上面,没有留下脚印的赐珍珠一百粒;假设留下了脚印,就让她们节制饮食,以使体质轻弱。石崇每次请客饮酒,常让美女斟酒劝客。如果来拜访的客人不喝酒,他就让侍卫把美女杀掉。有一次丞相王导与大将军王敦一道去石崇家赴宴。王导向来不能喝酒,但怕石崇杀人,当美女行酒时只好勉强饮下。王敦却不买账,他原本倒是能喝酒,却硬拗着偏不喝。结果石崇斩了三个美人,他仍是不喝。王导责备王敦,王敦说:"他自己杀他家里的人,跟你有什么关系!"

  王恺有奴婢数千,造林苑数处,每处纵横几十里,甚至上千里。王恺一生收集了无数的珍藏,合计纯金大金元宝100个,1000两一个;小银元宝2000个,100两一个。洋钱30000元,制钱15万文, 铜钱15万文。人参300余斤,玉如意200余柄,珍珠手串100串,桂圆般大的珍珠10粒,大红宝石10块,大蓝宝石40块,银碗40桌,纱缎绸罗,绫罗绸缎,做衣服的料子,一共有1500匹,毛呢哔叽2000板。"丝竹尽当时之精,庖膳穷水陆之珍"。《 红楼梦 》第四十八回写到妙玉与钗、黛、宝玉一干人喝茶,他们用的茶具极其珍贵。薛宝钗用的杯子就是王恺的藏品,可见王恺的藏品有多丰富!

  石崇与王恺两名富豪在洛阳已是家喻户晓,但是他们两人并不满足于此,都想把对方比下去,于是上演了一幕斗富丑剧。石崇听说王恺家里洗锅子用饴糖水,就命令他家厨房用蜡烛当柴火烧。这件事一传开,人们都评价石崇家比王恺家阔气。

  王恺当然不甘示弱,为了炫耀自己富有,他命人在家门前的大路两旁,夹道四十里,用紫丝编成屏障。谁要到王恺家,都要经过这四十里紫丝屏障。这个奢华的装饰,引起洛阳城一时轰动。石崇为了压倒王恺,他让人用香料来粉刷墙壁,用比紫丝贵重的彩缎,铺设了五十里屏障,比王恺的屏障更长,更豪华。

  这次斗富王恺又输了一着。但是他还不甘罢休,于是向他的外甥晋武帝请求帮忙。晋武帝如果有帝王之风,就应该劝舅父即刻停止这种奢侈浮华的变态行为,然后在全国整治奢靡浪费的邪风。然而晋武帝并没有这样做,反而觉得这样的比赛挺有趣,于是从府库里拿出西域某国进贡的一株价值连城的珊瑚树,高约二尺左右,命舅父拿去跟石崇争斗。

  石崇与王恺的斗富以石崇的胜出而告终,由此石崇的豪富天下皆知。当时有一个大臣傅咸,对这一现象痛心疾首,于是上奏晋武帝说,这种严重的奢侈浪费,比天灾还要严重。现在这样比阔气,比奢侈,不但不被责罚,反而被认为是荣耀的事,这样下去对国家的长治久安不利。晋武帝看了奏章,根本未予理睬。反而跟石崇、王恺一样,一面加紧搜刮,一面穷奢极侈。西晋王朝在这样的腐败氛围中,很快就衰亡下去了。作为斗富胜利者的石崇也没有落得好下场。八王叛乱时,赵王伦看中他的家财,把他杀了。行刑前石崇后悔地说:"是财多而导致杀身之祸啊!"赵王伦则直言相告:"知财多而遭杀,为什么不早一点分给大家呢?"

 

 
王明君

【原文】

我本汉家子,将适单于庭。
辞决未及终,前驱已抗旌。
仆御涕流离,辕马悲且鸣。
哀郁伤五内,泣泪沾朱缨。
行行日已远,遂造匈奴城。
延我于穹庐,加我阏氏名。
殊类非所安,虽贵非所荣。
父子见陵辱,对之惭且惊。
杀身良不易,默默以苟生。
苟生亦何聊,积思常愤盈。
愿假飞鸿翼,弃之以遐征。
飞鸿不我顾,伫立以屏营。
昔为匣中玉,今为粪上英。
朝华不足欢,甘与秋草并。
传语后世人,远嫁难为情。

王明君

 

【译文及注释】
译文
我本是汉人,却要去匈奴单于的漠北之地。和相送者道别还没有结束,前面开道的人已经举起旗帜要出发了。车前的仆人也都伤心得落下了眼泪,驾车的马也为之悲鸣。我内心十分痛苦,眼泪沾湿了我的衣带。

已经越行越远,匈奴地快到了。他们在帐篷中宴请了我,并且加给我阏氏的名号。但是自己不能安于和不同种族的人共居,因此不以阏氏的尊号为荣。父子都来凌辱自己,对此我感到羞惭惊惧。自己下不了杀身的决心,所以只能沉默苟求生存。

但偷生也并非我所希望的,常常心里积郁着悲愤。我想借助鸟的翅膀,乘着它远飞,但是飞鸟根本就不懂我的心情,它在我面前只是惶恐地长久伫立。昔日我是宝匣中的美玉,今日却是粪土上的败花。昔日在汉朝荣华已经过去,情愿像秋草一样枯死。不禁想对后世人说:远嫁异乡使人感情上难以承受。

注释
①适:去往。
②单于庭:是单于会见各部首领及祭祀之处。单于,匈奴君主的名号。
③抗旌:举起旗帜。
④五内:五脏。
⑤朱缨:红色的系冠带子。
⑥穹庐:游牧民族所住的帐篷。
⑦阏氏:匈奴君主的妻子叫阏氏。
⑧父子见陵辱:匈奴的习俗是父亲死后儿子以后母为妻。所以这里说父子都来凌辱自己。
⑨遐征:往远方去。这是昭君幻想自己乘着鸟远飞。
⑩屏营:惶恐。

《王明君辞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【作品鉴赏】

《王明君》“明君”即昭君,这首诗写昭君远嫁,属《相和歌辞·吟叹曲》之一
自汉以降,以王昭君故事为题材的文学作品,历代不乏。由于时代的不同,作家思想倾向的各异,这类作品也就呈现出不同的姿态和各异的美感,所谓“词客各摅胸臆懑”(董必武《题昭君墓》句),在描写王昭君故事的文学作品中,往往是作家借得此题材的酒杯,以浇自己心头之垒块。石崇此诗,因时代较早,与汉代去时未远,但悲昭君之远嫁,尚未及有像后世同题材作品那样的种种寄托。全篇以代言体形式,叙议之中,唏嘘感叹,颇有动人之处。郑振铎先生认为,“崇在当时,以富豪雄长于侪辈,俨然为一时文士的中心,其家金谷园每为诗人集合之所,崇自己也善于诗,其《王明君辞》尤有声于世”(《插图本中国文学史》)。可知作为诗人的石崇,正是以此诗名于世声的。而作为豪富不赀,为人侧目的一面,兹可不论。
诗的小序,平白如话,无甚难索解处。但有一点须注意,即此诗的被之声歌问题。既是乐府旧曲,又属“相和歌辞”,总归是要唱的,即是所谓“丝竹更相和,执节者歌”(《宋书·乐志》)。序中言“其造新曲,多哀怨之声”,是说汉曲乃是在旧嫁公主往域外的琵琶乐调基础上新制的,其基调是“哀怨”的。石崇此诗,当是在汉曲基础上进一步改制而成。《唐书·乐志》谓:“晋石崇妓绿珠善舞,以此曲教之,而自制新歌。”这里的“此曲”,当指汉曲,而“自制新歌”应是指石崇的《王明君辞》。同时由此知道作此歌诗,是要教习“善歌舞”的绿珠女按唱甚至载歌载舞的。“自制”,分明是说石崇此曲唱法已不同于汉人。想汉曲此辞及曲谱晋时流传已不广,石曲一出,汉曲渐渐失传了。《玉台新咏》称此辞为“秋木萋萋篇”(即《琴操》中的《怨旷思惟歌》),恐不可靠。《乐府诗集》卷五十九《琴曲歌辞》三作《昭君怨》,署王嫱,大约也是托名。故石曲是第一首有主名的咏昭君诗。

《王明君》语言朴茂传神,叙述简洁而有条理
诗的前两句,交待昭君的身分,点出其将远嫁匈奴,假以第一人称叙述,迤逦写来,含悲衔怨,出语便奠定凄楚基调,有如泣如诉之妙。“辞诀”以下六句,写昭君行前悲痛之状。诀,死别也;未及终,言匆匆催行,未能告别一一。前驱,指汉室送亲仪仗的先导。曹植《应诏诗》曰:“前驱举燧,后乘抗旌。”可知抗旌即谓持旗也。仆御,即仆从和御车者。前导已举旗待发,声声传呼,昭君只得忍痛登车了。

这时连仆从和驾车者都忍不住泪流满面,仿佛辕马也在为昭君长行而发出悲哀的嘶鸣。流离,即流漓。司马相如《长门赋》:“涕流离而纵横。”这里写法上颇可玩味,不正面写昭君,却抽笔去写仆从、御者以及驾辕的马,此乃“借客行主”法也。作者笔势之灵动,文心之缜密,于此可见。“哀郁”二句又转笔写昭君之悲痛,“主”“客”同悲,遂造成了浓厚的悲剧气氛。五内,即五脏、内心。朱缨,彩线织成的冠带。《淮南子》:“雍门子以哭见孟尝君,流涕沾缨。”至此可断为一个段落,主要写昭君远嫁之前的无限伤痛。此段起句便见章法,颇得古乐府精神。语言朴茂传神,叙述简洁而有条理,“借客行主”的写法与汉乐府《陌上桑》中描写罗敷之美手段庶几近之。
从“行行日以远”至“积思常愤盈”,是第二段。“行行”二句,简略交待了行程,写昭君来到了匈奴。这两句用笔精炼,剪裁得心应手,将途中苦辛劳顿,塞上风沙袭人等等尽皆省略了去,一下子跳到昭君到匈奴以后的描写,这就使全诗结构紧凑严密,于平朴流宕中见出机巧。魏文帝《苦哉行》中有“行行日已远,人马同时饥”的句子,石诗由此化来。“延我”以下四句,写昭君千里迢迢来到匈奴后,内心伤痛不曾稍减,更加思念汉室家邦。将昭君请进毡帐,封为“阏氏”,都不能使昭君解开愁怀,因匈奴毕竟是异邦,即使大富大贵,在昭君看来也不是什么荣耀的事。“父子”二句,是指少数民族与汉民族风习之不同,昭君曾嫁两代单于之事。

《汉书》有记载说:“呼韩邪死,子雕陶莫皋立,为复系若[是+革]单于,复妻王昭君,生二女也。”昭君初为呼韩邪单于的阏氏,曾生有一男伊图智牙师(见《汉书·匈奴传》)。这就是“父子见凌辱”的含义。在石季伦看来,昭君先后嫁父子两人是很难堪的事,即“惭且惊”。后人不能以今天的思想方法去苛责作者,因为在当时以汉人的眼光去看匈奴的风习,自然是无法理解的。石崇此诗产生的时代较早,有此看法是在常理之中的。以下四句说昭君想寻短见,却终不能下决心(她毕竟在匈奴生有一男二女),只能默默地苛且偷生。在苦闷、寂寥的生活中,她忍耐着种种精神上的煎熬,内心积满了愤恨。这一段写法上繁简得宜,颇费一番经营。作者娓娓道来,声吻酷肖,很富于艺术感染力。

《王明君辞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《王明君》发挥了乐府诗长于叙事和唱叹徐纡的特点,塑造了一个“远嫁难为情”的昭君形象

这里的代言之情很贴切,并不像过去有人认为的那样,是“不得代言之情”,或“自相矛盾”。乐府诗叙事,每有跳跃,往往是细微处竭力发挥,简略处则一笔带过,这一段正是这样一种写法。刘熙载说得好:“乐府调有疾徐,韵有疏数。大抵徐疏在前,疾数在后者,常也;若变者,又当心知其意也。”(《艺概·诗概》)乐府诗的叙事繁简,又与音乐有关,同时更要得领古人之意,自寓怀抱。前文曾提到此诗的被之声歌问题,欣赏乐府诗不能忽略了它是要唱的这一点。因此刘熙载才说乐府诗“声律居要,意境次之,尤须意境与声律相称”(同上)。这是读乐府诗要加以注意的。石崇此诗,堪称当行,其妙处正在繁简、疾徐之间,须得认真揣摸、仔细体会。这诗的名声之大,亦与它在音乐上的成就有关,传唱的过程比阅读的过程影响自然要广泛得多。《唐书·乐志》的记载就很能说明问题。


“愿假飞鸿翼”以下是第三段。前四句,是一种想象的寄托,进一步抒发了昭君思念故国家邦的眷眷深情。“弃”,当为“乘”之误,昭君恨不能借飞雁的翅膀,飞回汉家。飞雁似并不理解,只顾高飞,使得昭君久久伫立,不胜彷徨。屏营,惶恐的样子。《文选》李陵《与苏武诗》:“屏营衢路侧,执手野踟蹰。”这里是惶惑、紧张企盼之意。“昔为”以下四句,是昭君对自己身世的感叹。匣中,指汉宫。粪上,《玉台新咏》作“粪土”,指匈奴。朝华与秋草相对,与前二句用义仿佛,即朝华指昔日汉宫生活,故有“不足欢”说;秋草指眼前匈奴。

《王明君》发挥了乐府诗叙事和唱叹徐纡的特点,塑造了一个“远嫁难为情”的昭君形象

昭君留恋旧日汉宫生活,抱怨在汉宫生活的时间短暂。她对在匈奴的苟且偷生怨愤、不满,亦流露出轻蔑。对于这样的描写,读者不必苛求,也无法苛求。最后两句意在警喝世人,强调了“远嫁难为情”的主题。难为情,在这里犹言不堪其苦,隐衷难言。这使读者联想到《红楼梦》中关于探春远嫁的描写,曹雪芹也是将那场面写得凄凄楚楚。这一段重在对人物心理活动进行细致刻画,“愿假飞鸿翼”的奇想颇有匠心,既展示了大漠荒凉辽阔的背景,又揭示了昭君的心理情态。画面是凄凉的,意象也是贴切的,而昭君的牢骚怨怅亦由此而显得自然。结句之警拔因了前面的铺陈,十分显豁,并与开篇语遥相呼应,形成了平朴中见奇警的格调。
如此三段,一气呵成,一层较一层悲戚,一段较一段紧促。作者发挥了乐府诗长于叙事和唱叹徐纡的特点,塑造了一个“远嫁难为情”的昭君形象,这不仅与王安石“汉恩自浅胡自深,人生乐在相知心”(《明妃曲》之二)大异其趣,便是与杜甫白居易等人的咏昭君诗亦自有别。石崇突出了昭君对故国家邦的怀念之情,虽是早期咏昭君诗,却较“唧唧抚心叹,蛾眉误杀人”《施荣泰《王昭君》》以及“那知粉绘能相负,却使容华翻误身”(刘长卿《王昭君歌》)等等浩叹要深一层。至于其语言的古朴醇厚,节奏的紧凑、跳荡,乃自斗荀相接转处的灵透、自然,都大有汉人风致,值得引起特殊重视。


 

作者介绍

石崇

石崇(249年—300年),字季伦,小名齐奴。渤海南皮(今河北南皮东北)人。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第六子,西晋时期文学家、官员、富豪,“金谷二十四友”之一。
早年历任修武县令、城阳太守、散骑侍郎、黄门郎等职,吴国灭亡后获封安阳乡侯。后任南中郎将、荆州刺史、南蛮校尉、鹰扬将军,在任上劫掠往来富商,因而致富。其后任徐州刺史、卫尉等职,贾后专权时,石崇阿附外戚贾谧。
永康元年(300年),贾后等为赵王司马伦所杀,司马伦党羽孙秀向石崇索要其宠妾绿珠不果,因而诬陷其为乱党,遭夷三族。晋惠帝复位后,以九卿礼安葬石崇。

石崇

本    名
石崇
别    称
齐奴、石卫尉
字    号
字季伦
所处时代
魏晋
民族族群
汉人
出生地
渤海南皮(今河北沧州市南皮县)
出生时间
公元249年
去世时间
公元300年
主要作品
《王明君辞》《思归引》《楚妃叹》《金谷诗序》
主要成就
金谷二十四友之一
官    职
侍中,荆州刺史,卫尉
封    爵
安阳乡侯
典    故
蜡炬晨炊

 

免责声明:本文(含所附图片)由热心网友 “女人请学会怎样爱自己” 上传发布,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【石崇简介】
石崇

石崇(249年—300年),字季伦,小名齐奴。渤海南皮(今河北南皮东北)人。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第六子,西晋时期文学家、官员、富豪,“金谷二十四友”之一。
早年历任修武县令、城阳太守、散骑侍郎、黄门郎等职,吴国灭亡后获封安阳乡侯。后任南中郎将、荆州刺史、南蛮校尉、鹰扬将军,在任上劫掠往来富商,因而致富。其后任徐州刺史、卫尉等职,贾后专权时,石崇阿附外戚贾谧。
永康元年(300年),贾后等为赵王司马伦所杀,司马伦党羽孙秀向石崇索要其宠妾绿珠不果,因而诬陷其为乱党,遭夷三族。晋惠帝复位后,以九卿礼安葬石崇。

石崇

本    名
石崇
别    称
齐奴、石卫尉
字    号
字季伦
所处时代
魏晋
民族族群
汉人
出生地
渤海南皮(今河北沧州市南皮县)
出生时间
公元249年
去世时间
公元300年
主要作品
《王明君辞》《思归引》《楚妃叹》《金谷诗序》
主要成就
金谷二十四友之一
官    职
侍中,荆州刺史,卫尉
封    爵
安阳乡侯
典    故
蜡炬晨炊
CopyRight 2017 | 语文360网 | 邮件:| 鲁ICP备1502363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