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文360

当前:首页 > 名人故事 > 精品故事

赵飞燕如何设计清理绊脚石班婕妤?班婕妤是中国古代最完美的女人吗?

作者:班婕妤

 

成帝时期,以皇帝的欢心,只能在宫中如履薄冰地捱过时光。赵飞燕看准了这_有利时机, 为了登上皇后宝座,班婕妤。当时,已过而立之年的成帝正苦于膝下无子, 皇统无嗣。飞燕的告发正好触动了成帝,盛怒之下,成帝下令将许谒问处死罪, 许皇后则被废入冷宫,班婕妤也受牵连,避往长倍宫。

 

[CropImg]01300000247486122380366465618.jpg


        正当成帝跨躇之际,淳于长为他谋划。这淳于长是太后王政君的外甥,官拜卫尉。他摸透成帝的心思,感到这是一个巴结成帝的好机会。于是,他便经 常到太后那里一会儿夸奖成帝如何孝顺,飞燕如何贤惠,一会儿又言国家不可一 日无后。如此再三,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一年的时间过去了,淳于长终于说动了 太后。永始元年(前16),飞燕被册封为皇后,戴上了她渴望已久的凤冠,合德也 由婕妤进封为昭仪。加封之曰,成帝不忘淳于长的说服之功,降旨封他为定陵侯。

        在中国历史上,能够得到身为封建士大夫的男人青睐,并给予崇高的评价,实在很难得。班婕妤不但有名将之家,父亲是汉武帝的骁将,立下班昭的姑母。在这样的家族背景之下,她自有一份雍容华贵的气质,和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。

  古代才貌双全的女子并不鲜见,而赵飞燕入宫前,汉成帝对她最为宠幸,而班婕妤在后宫中的贤德也是有口皆碑的。当初汉成帝为她的美艳及风韵所吸引,汉成帝为了能够与班婕妤形影不离,特命人制作一辆较大的辇车,以便同车出游,但却遭到她的拒绝,她说: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,三代末主乃有嬖女。古代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侧,而夏、商、周三代末主夏桀、商纣周幽王,才有嬖幸的妃子在身边。

 

  当时王太后听到班婕妤以理制情,不与皇帝同车出游,非常欣赏,逢人便说:古有樊姬,今有班婕妤。王太后的赏识,使班婕妤的地位在后宫更加突出。而她的妇德、妇容、妇才、妇工等多方面的修养,很有可能对汉成帝产生更大的影响,使他成为有道的明君。可惜汉成帝没有凭借班婕妤的贤内助,成就一番帝皇霸业,是他本性赵合德姐妹入宫,与汉成帝过起信谗思之理;倘若鬼神无知,则谗温又有何益?妾不但不敢为,也不屑为。班婕妤一番肺腑之言,成功打消了汉成帝的疑心,还得到厚加赏赐。

  毕竟班婕妤是一个有见识、有德操的贤淑女子,面对宠爱,不骄不躁;面对谗构、嫉妒和排挤,随时都有陷害的可能,她采取急流勇退、明哲保身的策略,因而缮就一篇奏章,自请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,聪明的班婕妤把自己置于王太后的羽翼之下,就再也不怕赵飞燕姐妹的陷害了,汉成帝允其所请。自此,她悄然隐退在长信宫的淡柳晨月之中,视宫廷内的灯红酒绿、歌舞升平为隔世之事。

  而当汉成帝死于温柔乡,赵飞燕、赵合德化为烟花销尽之后,班婕妤主动担任守护汉成帝陵园的职务,天天陪着这个曾经荒淫无道、背叛自己的灵魂,回忆着曾经的出入君怀袖、动摇微风发的往事,谛听着松风天籁,冷清地度过孤单落寞的晚年。对于她来说,这是她完美人生的最后归宿,爱情忠贞的最好体现,而孤单落寞也是一首岁月萧瑟之歌。

  班婕妤的人生,虽然并不一帆风顺,命运对于她也不是特别眷顾。但是在我们眼里,她仍然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,她出色的容貌,横溢的才华,贞静的美德,成为中国历史上无数女人追慕的理想女性的楷模。

怨歌行

【原文】

新裂齐纨素,鲜洁如霜雪。
裁为合欢扇,团团似明月。
出入君怀袖,动摇微风发。
常恐秋节至,凉飚夺炎热。
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

怨歌行

【译文及注释】
译文

最新裁出的齐地上好丝绢,犹如霜雪一般洁白。
用它缝制出一把合欢团扇,像轮浑圆浑圆的明月。
随你出入,伴你身侧,摇动起来微风徐徐拂面。
团扇呵,常常担心秋来的季节,那时凉风会代替夏天的炎热。
用不着的团扇将被抛弃,扔进竹箱,往日的恩情也就半路断绝。
注释

⑴怨歌行:属乐府《相和歌·楚调曲》。
⑵新裂:指刚从织机上扯下来。裂,截断。齐纨(wán)素:齐地(今山东省泰山以北及胶东半岛地区)出产的精细丝绢。纨素都是细绢,纨比素更精致。汉政府在齐设三服官,是生产纺织品的大型作坊,产品最为著名。素,生绢。
⑶皎洁:一作“鲜洁”,洁白无瑕。
⑷合欢扇:绘有或绣有合欢图案的团扇。合欢图案象征和合欢乐。
⑸团团:圆圆的样子。
⑹君:指意中人。怀袖:胸口和袖口,犹言身边,这里是说随身携带合欢扇。
⑺动摇:摇动。
⑻秋节:秋季。节,节令。
⑼凉飙(biāo):凉风。飙,疾风。
⑽捐:抛弃。箧(qiè)笥(sì):盛物的竹箱。
⑾恩情:恩爱之情。中道绝:中途断绝。
 

《怨歌行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【作品鉴赏】
《怨歌行》著名的宫怨诗,嫔妃即使再受宠,也不过是侍候君侧,供其欢娱惬意的玩物而已

该诗又题为《团扇诗》《纨扇诗》《怨诗》,是一首著名的宫怨诗。
该诗通首比体,借秋扇见捐喻嫔妃受帝王玩弄终遭遗弃的不幸命运。前六句是第一层意思。起首二句写纨扇素质之美;从织机上新裁(裂)下来的一块齐国出产的精美丝绢,像霜雪一般鲜明皎洁。纨和素,皆精美柔细的丝绢,本来就皎洁无瑕,更加是“新”织成,又是以盛产丝绢著称的齐国的名产,当然就更加精美绝伦,“鲜洁如霜雪”了。二句喻中套喻,暗示了少女出身名门,品质纯美,志节高尚;也是写其内在本质之美。三四句写纨扇制作之工:把这块名贵精美的丝绢裁制成绘有合欢图案的双面团扇,那团团的形状和皎洁的色泽,仿佛天上一轮团圆的月亮。

此二句则写其经过精工制作,更具有外表的容态之美。“合欢”,是一种对称的图案花纹,象征男女和合欢乐之意,如《古诗》中“文彩双鸳鸯,裁为合欢被”,《羽林郎》中“广袖合欢襦”,皆属此类。故这里的“合欢”,不仅突出了团扇的精致美观,以喻女子的外貌出众,而且也寄托了少女对于美好爱情的向往;“明月”不仅比喻女子的光彩照人,同时也象征着她对永远团圆的热望。“出入”二句,因古人衣服宽大,故扇子可置于怀袖之中;天气炎热时则取出摇动,顿生微风,使人爽快。李善注云:“此谓蒙恩幸之时也。”但这话只说对了一半,其实,这两句更深的含义是:嫔妃即使受宠,亦不过是侍候君侧,供其欢娱惬意的玩物而已。

《怨歌行》借扇拟人,巧言宫怨之情;设喻取象,无不物我双关,以秋扇见捐以喻女子似玩物遭弃,尤为新奇而警策
后四句为第二层意思:团扇在夏季虽受主人宠爱,然而却为自己恩宠难以持久而常常担心恐惧,因为转瞬间秋季将临,凉风吹走了炎热,也就夺去了主人对自己的爱宠;那时,团扇将被弃置在竹箱里,从前与主人的恩情也就半途断绝了。“秋节”隐含韶华已衰,“凉飙”,象征另有新欢;“炎热”,比爱恋炽热;“箧笥”,喻冷宫幽闭,也都是语义双关。

封建帝王充陈后宫的佳丽常是成千上万,皇帝对她们只是以貌取人,满足淫乐,对谁都不可能有专一持久的爱情;所以,即使最受宠幸的嫔妃,最终也难逃色衰爱弛的悲剧命运。嫔妃制度又使后宫必然争宠相妒,互相倾轧,阴谋谗陷,班婕妤不就为赵飞燕所谗而失宠了吗?“常恐”,正说明乐中伏悲,居安思危;这种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乃是封建嫔妃的普遍心理状态。此诗本是女诗人失宠后之作,而这里说“常恐”、用失宠前语气,更显得她早知此事已属必然之势,正不待夺宠之后,方始恍然醒悟。诗人用语之隐微、怨怒之幽深,千载之下,犹不得不令人惊叹其才情丽感慨其不幸!

《怨歌行》反映了封建社会中妇女被遗弃的普遍悲剧命运,怨情写得抑扬顿挫
该诗完全符合这两条美学要求:借扇拟人,巧言宫怨之情;设喻取象,无不物我双关,贴切生动,似人似物,浑然难分。而以秋扇见捐以喻女子似玩物遭弃,尤为新奇而警策,是前无古人的创造。正因为如此,其形象就大于思想,超越了宫怨范围而具有更典型更普遍的意义,即反映了封建社会中妇女被玩弄被遗弃的普遍悲剧命运。

这正是本诗最突出的艺术成就所在。在后代诗词中,团扇几乎成为红颜薄命、佳人失时的象征,就是明证。
其次,诗中欲抑先扬的反衬手法和绮丽清简的语言也是值得欣赏的。前六句写纨扇之盛,何等光彩旖旎!后四旬写恐扇之衰,何等哀感顽艳!在两相照映之下,女主人公美好的人生价值和这价值的毁灭,又对比何等鲜明!短短十句,却写出盛衰变化的一生,而怨情又写得如此抑扬顿挫,跌宕多姿,蔚为大观。
 

《怨歌行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【名家点评】
南朝梁文学评论家钟嵘《诗品》:“《团扇》短章,辞旨清捷,怨深文绮,得匹妇之致。”
清代诗人文学家沈德潜《古诗源》:“用意委婉,音韵和平。”
清代诗人学者吴淇《选诗定论》:“‘裁作’句,既有此内美,又重之以修能也。”

作者介绍

班婕妤
班婕妤(公元前48年―公元2年),名不详,汉成帝刘骜妃子,西汉女作家,古代著名才女,是中国文学史上以辞赋见长的女作家之一。善诗赋,有美德。初为少使,立为婕妤。
《汉书·外戚传》中有她的传记。她也是班固、班超和班昭的祖姑。她的作品很多,但大部分已佚失。现存作品仅三篇,即《自伤赋》、《捣素赋》和一首五言诗《怨歌行》(亦称《团扇歌》)。
 
[CropImg][URL]3f9a1f1d403544de83ca1c607361f640.jpg 
中文名
班婕妤
别    名
孝成班婕妤
国    籍
西汉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地
楼烦
出生日期
公元前48年
逝世日期
公元2年
职    业
婕妤、辞赋家
代表作品
《自伤赋》《捣素赋》《怨歌行》
父    亲
班况
丈    夫
汉成帝
 

 

免责声明:本文(含所附图片)由热心网友 “据为己有” 上传发布,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【班婕妤简介】
班婕妤
班婕妤(公元前48年―公元2年),名不详,汉成帝刘骜妃子,西汉女作家,古代著名才女,是中国文学史上以辞赋见长的女作家之一。善诗赋,有美德。初为少使,立为婕妤。《汉书·外戚传》中有她的传记。她也是班固、班超和班昭的祖姑。她的作品很多,但大部分已佚失。现存作品仅三篇,即《自伤赋》、《捣素赋》和一首五言诗《怨歌行》(亦称《团扇歌》)。
 
班婕妤 
中文名
班婕妤
别    名
孝成班婕妤
国    籍
西汉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地
楼烦
出生日期
公元前48年
逝世日期
公元2年
职    业
婕妤、辞赋家
代表作品
《自伤赋》《捣素赋》《怨歌行》
父    亲
班况
丈    夫
汉成帝
 
CopyRight 2017 | 语文360网 | 邮件:| 鲁ICP备15023639号-1